首页 > 司法保护 > 正文

科技公司陷专利混战 专利保护系统频现失灵
2012-10-09 10:43:39   来源:新浪科技   评论:0 点击:

据斯坦福大学的一份报告显示,过去两年里全球公司花在专利诉讼和专利收购上的总金额高达200亿美元,相当于8个火星探测车项目的开支。当专利成为一种竞争武器,当专利成为阻碍创新的绊脚石,当专利成为科技巨头对创业公司挥起的大棒,人们该如何修复逐渐失灵的专利系统?
苹果展示自己的专利
苹果展示自己的专利

  导语:《纽约时报》网络版刊文称,据斯坦福大学的一份报告显示,过去两年里全球公司花在专利诉讼和专利收购上的总金额高达200亿美元,相当于8个火星探测车项目的开支。当专利成为一种竞争武器,当专利成为阻碍创新的绊脚石,当专利成为科技巨头对创业公司挥起的大棒,人们该如何修复逐渐失灵的专利系统?

  以下是文章全文:

  当苹果去年宣布将Siri 语音助手引入iPhone时,迈克尔•菲利普斯(Michael Phillips)的心都碎了。

  过去30年来,菲利普斯一直致力于编写人机对话软件。2006年他参与创办了语音识别公司Vlingo,其技术被先后用于苹果、谷歌和其它合作公司的产品中。就在Siri语音助手被引入iPhone的前夕,他的技术还被Siri所采用。

  2008年,语音识别巨头纽昂斯开始接触Vlingo洽谈收购事宜。据参与洽谈的一位高管称,当时纽昂斯 CEO保罗•里奇(Paul Ricci)对菲利普斯说:“我们的专利能够让你在语音识别市场举步维艰。”

  里奇的最后通牒意图非常明显:菲利普斯要么将公司出售给纽昂斯,要么等着收专利侵权诉讼的传票。菲利普斯最终没有答应收购要求,接下来双方6次对薄公堂。

  随后,苹果将Siri背后使用的技术转向了里奇的纽昂斯公司,而菲利普斯的Vlingo公司原本预留的数百万美元的研发资金被耗费在官司诉讼上。

  尽管第一次庭审结果表明Vlingo并没有侵犯纽昂斯拥有的一项广泛的语音识别专利,但对Vlingo已经太晚了,300万美元的诉讼开销已经对该公司造成了财务损失。去年12月,菲利普斯妥协了,Vlingo终于被纽昂斯收入囊中。

  菲利普斯和他的Vlingo只是千千万万受专利诉讼摧毁的案例之一。如今,无论是法官、经济学家、立法者还是科技公司高管,他们都认为有缺陷的软件专利系统已经成为阻碍创新的绊脚石,大公司往往会对新兴的创业公司挥起专利的大棒。

  当专利成为竞争武器

  实际上,专利诉讼不只是大小公司之间的博弈,科技巨头之间也越来越倚重专利诉讼这一武器来争夺市场份额。苹果和三星的世纪专利之争就是最好的例证。

  斯坦福大学的一份报告显示,过去两年里全球公司花在专利诉讼和专利收购上的总金额高达200亿美元,相当于8个火星探测车项目的开支。根据公开文件显示,谷歌和苹果在专利诉讼和收购上的开销首次超过了这两家公司用于新产品研发的费用。

  毫无疑问,专利对一个公司的发展至关重要。但是,时代在发展,传统的用于药品等行业的专利系统不一定适用于科技行业。以软件行业来说,如今的专利更多是一种概念上的抢先,并非实物的创新。这些专利大多描述某一软件系统是如何如何工作的。

  专利泛滥的结果是:面对大公司庞大的专利库,小公司发展举步维艰。很多时候,创业公司甚至都不知道它们所开发的技术已经被申请了专利。专利横行导致产品越来越贵,用户选择越来越少。

  如今的大型科技公司几乎卷入了各式各样的专利之争,其中苹果和三星的争斗最引人注目。今年8月,被美国地区法院判决三星赔偿苹果约10亿美元,将双方的专利之争推向高潮。

  据苹果一位前雇员称,苹果高举专利武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过去该公司也饱受专利起诉之苦。

  苹果迄今已先后对三星、HTC和摩托罗拉移动发起诉讼,这3家厂商出售的智能手机占美国总智能手机出货量的50%以上。业界专家表示,苹果获胜对整个手机业界将是一场灾难——这些公司不得不重新设计智能手机。

  巨头之间的竞争往往会牵动它们背后的一些小公司的神经。当苹果2010年收购Siri并宣布将它作为iPhone语音助手时,Siri的合作伙伴纽昂斯股票暴涨70%。而当时的Vlingo由于专利诉讼困扰已被Siri抛弃,错失了一夜暴富的机会。

  对此,纽昂斯副总裁李•帕奇(Lee Patch)称:“我们有责任遵守法律。如果说有人质疑专利系统,那也不是我们的错。”

  如今,纽昂斯成为了语音识别领域的巨头。苹果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而成千上万起手机专利诉讼案中,iPhone的身影无处不在。

  面对外界“扼杀创新”的批判,苹果公司在声明中表示:“苹果始终坚持创新。为了保护创新成果,我们在新技术和突破性产品方面申请了大量专利,必要时我们会动用这些专利来保护我们的创新成果——但这是最后一招。”

  在去年的一次科技会议上,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称专利大战没有减缓苹果的创新步伐,但他也承认,某些诉讼“变得有些疯狂”。他认为那些疯狂的争斗是浪费时间。

  “专利勇士”是怎样炼成的?

  如今,苹果卷入的专利诉讼案多不胜数,已俨然成为业界的专利勇士,并且这一势头还在不断上涨。

  时间回溯到2006年,当时苹果正在为iPhone上市做准工作备。据一名苹果前高管回忆,当时公司大小会议不断,初时是工程师和高管,后来专利律师也参与了进来。

  而就在数月前,苹果同意向位于新加坡的Creative Technology公司支付1亿美元赔偿,原因是5年前苹果iPod侵犯了Creative的“便携式音乐播放器”专利。苹果前CEO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在2006年的一份声明中表示:“Creative非常幸运早于我们申请了这一专利。”

  据苹果一位前高管称,在饱受专利诉讼困扰之后,乔布斯在开发iPhone时召集众高管开会称:“我们要全部申请专利。”曾于2006年之前担任苹果法律总顾问的南希•埃南(Nancy R. Heinen)称:“当时乔布斯的态度是,只要是苹果员工能想到的(尽管当时在iPhone中还没有实现),都要申请专利。专利将是我们的保护工具。”

  随后,在高管、工程师和律师头脑风暴式的共同努力下,苹果iPhone手机庞大的专利库形成了。

  2011年,美国专利局统计的计算机相关的专利申请量超过54万项,过去10年的增幅超过50%。根据专利分析公司M-CAM 的数据,2000年至今,谷歌已经申请了2700多项专利。微软的总专利数量已达2.1万项。

  M-CAM还指出,苹果2000年至今已申请了4100多项专利,其中包括很多用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常规性操作。过去10年来苹果每年的专利申请量几乎都以10倍的速度在增长。

  2010年3月,苹果对谷歌Android的合作伙伴HTC发起诉讼,事前并未通告对方寻求私下解决。一位苹果前高管表示,谈判不是苹果战略的一部分,苹果此举的真正意图是打击谷歌。

  从2006年到2010年,苹果先后对HTC、三星、诺基亚个摩托罗拉移动展开专利诉讼。与此同时,苹果也收到来自对手的135起诉讼。

  科技公司间的专利混战

  在专利诉讼战场,苹果并不孤单。2010年,美国地区法院处理的专利诉讼案件多达3260项,过去20年来这一数值翻了三番。微软起诉摩托罗拉、摩托罗拉起诉苹果和RIM、RIM起诉移动技术公司Visto ……整个美国科技界似乎陷入专利诉讼的世界大战。今年8月,谷歌通过旗下的摩托罗拉移动起诉苹果Siri侵犯了该公司相关专利。

  据美国波斯顿大学的两位教授分析,如今科技界弥漫的软件专利诉讼(特别是针对智能手机为代表的电子设备的诉讼)开销所形成的高达20%的所谓的“专利税”已为公司的研发投入带来巨大压力。

  支持者认为,专利诉讼可以保护创新,助力公司取得成功。从以苹果为代表的科技巨头来看,它们遭受的诉讼远多于它们发起的诉讼,这足以体现专利的保护作用。

  一位苹果前高管称:“如果专利不能保护我们的创新成果,那么我们将不会花费数百万美元用于研发。诸如‘滑动解锁’这样的操作现在看起来可能很稀松平常,但当时是通过花费巨资才研发出来的,不应该被非法抄袭。我认为这就是专利系统存在的意义。”

  反对者不赞同这一逻辑,他们认为科技行业利润丰厚,没必要如此滥用专利——特别是软件方面的专利。

  一些法律制定者和学者则认为,令人窒息的专利诉讼会阻碍创业公司的发展与崛起,影响就业率和科技创新。

  但种种迹象也表明,大公司自身也对专利战争越来越厌倦。

  苹果认为,专利系统中应该有一类是“必要标准”专利,此类专利通过合理的授权费,竞争对手间可以互相采用。苹果表示曾与三星、诺基亚等手机生厂商商讨过对“必要标准”类专利的有偿授权,以避免陷入无休止的专利纠纷。但这些公司不认同,仍然起诉苹果侵犯此类专利。

  另一个信号是,公司高管间私下会面解决专利纠纷的频率越来越高了。今年早些时候,苹果和谷歌的高管举行过私下会晤,而上周谷歌撤回由摩托罗拉移动针对苹果发起的诉讼则进一步表明,科技巨头们也对对薄公堂感到厌倦。

  但据谷歌方面一位熟悉情况的人士表示,苹果非常善变,有时协议就要达成时,他们又提出新条件,导致和解失败。他表示:“看起来苹果就是想把大家搞得心烦意乱,以保证iPhone继续热卖。”苹果未对此做出评论。

  官僚的专利体制

  苹果一项专利号为8,086,604的专利的诞生过程可以一定程度上反应美国专利系统的官僚体制。从2004年到2011年,苹果这项基于语音和文字的搜索引擎专利足足经历了8年、历经10次申请才最终被美国专利局批准。

  如今8,086,604被看做是苹果Siri语音的专利之一。Siri被认为是苹果保持智能手机技术领先的关键战略之一。今年2月,苹果果然基于这一专利对三星发起后续诉讼。软件专家表示,苹果这个语音搜索引擎专利可能会影响到整个价值高达2000亿美元的智能手机市场,因为如今语音交互在智能手机上已经被广泛应用。

  杜克大学的专利法专家指出,8,086,604专利的批准过程存在很多问题,这表明这样的专利可以通过反复提交而获得批准。当苹果首次提交这一专利时,iPhone和Siri都还不存在,可见该专利有多么的空洞和虚无。

  然而,仅仅是因为苹果最先申请,又或许是其它公司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尽管该专利所描述的功能可能已在谷歌、微软或纽昂斯等公司得到发展和提升,但该专利最后还是落入苹果囊中。

  同时,专利局存在的人员不足、工作量大和员工流失等客观因素也影响到专利批准的公正性。今年22岁的专利局审查员兼审查员工会主席罗伯特•巴登思(Robert Budens)称:“每次接到一个专利申请,我都要写10至20页的专业报告来阐述批准或不批准的理由。我不能保证每次都正确。”

  专利律师雷蒙德•配斯诺(Raymond Persino)曾在美国专利局担任8年审查员,他表示:“10个审查员就有10个结果,专利审批的主观性很强。”

  事实上,苹果的8,086,604专利就是通过对文字细节的小修小补而最终通过批准的。曾经经手这个专利的审查员表示,尽管苹果这些小修补对主题并无重大改变,但久而久之专利局就‘妥协’了。

  尽管反复申请同一项专利费用不低,但重复提交总是最有效的方法。在美国专利局批准的专利中,大约有70%的专利经历过重复提交,通过修饰语言或让审查员感到“疲惫”才获得批准的。此外,专利局这样的官僚体制还可能导致其它的问题,譬如专利的重复。

  对于8,086,604,M-CAM总裁戴维•普拉特(David J. Pratt)表示:“苹果的专利库又增加一项新武器。但实质上它并没有多大创新。”

  美国专利局官方消息显示,去年该机构的7650名审查员共收到50万项专利申请,如今专利的申请量还在快速增长。

  尽管如此,专利局的工作也在改善和进步中。大卫•卡普斯(David J. Kappos)在一份声明中称:“过去三年来我们加大了专利的审查力度,苹果8,086,604曲折的批准过程表明我们对专利质量把控的提升。我们明白,只有少数专利是真正有用的。”

  今年2月,苹果8,086,604专利发挥了作用,该公司在加利福利亚地区法院起诉三星的17款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侵犯了该专利。6月,一位法官对三星的Galaxy Nexus手机颁布了禁售令,因为该设备装载了可以用文字和语音进行搜索和获得文字和语音答案的“谷歌快速搜索框”。

  如何修复弊端凸显的专利系统

  一些专家认为,苹果在过去的7年中建立起来的独特的专利库定义了当前电子产品最流行的操作方式,这些方式已经深入到大部分设备中。他们担心苹果的会通过庞大而流行的专利库牢牢控制科技的走向。

  譬如iPhone,它的出现让整个手机业界在外观设计和操作方式方面几乎趋于一致,把原本百花齐放的手机业引导到一个高度同质化的现状。

  另一些人则认为目前的专利系统运行良好。伊利诺伊大学教授杰•科山(Jay P. Kesan)认为:“知识产权和房产一样也是财产,其拥有者有权实施保护。我们不断完善的专利系统就是用来保障这些财产的。不合理的专利我们可以申请重新审查。总之,不完善的规则总要好过没有规则。”

  当发明家斯蒂芬•帕尔曼(Stephen G. Perlman)5年前进入美国国会时,国会正就如何修复美国专利系统展开辩论。帕尔曼的观点是专利系统应该能够保护小的发明家。他与成千上万的创业公司负责人的意见相同:运作良好的专利系统是他们获得成功的必要保证。

  随着美国专利系统所暴露出来的弊端日益增多,法院、立法者和硅谷的那些科技企业需要共同努力来完成对它的修复。

  要修复当前的专利系统,调动司法的能动性可算是一个选择。譬如,缩短数字科技领域专利的有效年限,目前这些专利的有效年限可长达20年。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近期发布的一份文件干脆呼吁取消专利,称专利系统弊大于利。其他的一些观点包括对专利有效年限实行分门别类,譬如对医药类实行20年有效期,而对软件等专利则实行更短或弹性的有效期限。

  Twitter给出了另一种解决方案,该公司在今年发布的一份名为“‘创新者’的专利协议”试图让软件开发者严格自律,别让专利成为进攻武器,而只是作为一种防御手段。

  无独有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也提出了“防御性专利许可”方案。他们建议公司可以通过结盟共建专利池来抵御“好战分子”的专利进攻;同时当面对专利诉讼攻击时,可以使用专利池中的专利进行回击。

  但是,不管这些想法有多么的合理和必要,最后都需要美国国会的议员们举手来表决。大公司和小公司、既得利益者和后起之秀的议员代表们总会存在这样那样的分歧,因为从根本上讲他们是矛盾的双方。因此,不能太高估国会对现有专利系统做出改变的能力。

  因此,美国去年通过的《美国发明法》没有从本质上对专利系统有所改变,更多的是从行政方面对之进行修复。譬如,新法允许一个外行人更容易去质疑某一专利的有效性。

  诚然,新发也有根本性的变化,那就是对专利拥有者的裁定从之前的“第一个发明”到当前的“第一个申请专利”。

  不过这样的改变对创业公司和小发明者毫无裨益,因为大公司通常拥有强大的法律团队,他们会提前垄断可能的专利申请项目,而小公司则没有这样的资源。

  这正是Vlingo联合创始人菲利普斯所担忧和深受其害的地方,他表示:“对小公司而言,如果你在法庭花费太多的时间,你的创新将止步不前。”

  6月,菲利普斯开始了他在新公司纽昂斯的工作,他的主要任务是完成两家公司的整合,并寻找新的待开发的技术前沿。但是,今年夏天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休假,似乎是在辽疗养过去6年来在语音识别领域打拼留下的创伤。9月,菲利普斯告诉朋友他打算辞职,转到一个专利争斗不那么激烈的行业。(朱飞) 

相关热词搜索:科技公司 专利 专利站 专利纠纷 专利诉讼

上一篇:专利药被印度专利部门强制许可 跨国药企巨头成秋菊到处上访
下一篇:苹果因侵犯寻呼机专利 被判赔偿2360万美元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